深度:改变足球7大奇迹:1英镑的工资 冠军杯出现

欧超大幕闪电般拉开然后又迅速闭合,但这无法阻止人们对于这种可能改变整个足球世界的事务的大讨论。《太阳报》罗列出了七桩深刻改变了足球世界运行规则的大事件,当然,他们也并不坚定的认为欧超可能会成为第八个。

第一名:1英镑的工资

时至今日,我们已经习惯于足球世界里为巨星们抛洒出大量资金的行为。

例如最近,曼城的德布劳内刚刚续约,通过谈判,他和俱乐部签订了一份周薪超过30万镑的新合同。

但这种为球员支付工资的行为应该追溯到什么时候呢?

早在1884年,普雷斯顿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家支付球员工资的俱乐部。但他们被对手“投诉”了——在足总杯的比赛中,厄普顿公园向英足总提出抗议,认为他们的对手普雷斯顿拥有不公平优势,即在当时的足球环境下向球员支付了工资。

事实上,普雷斯顿给球员发放的周薪只有1英镑。但恰恰是这1英镑,构成了足球世界里巨大的“不公平”。然后他们就被英足总给“法办”了,因为足总同意来自于他们的对手的看法,认为这种给球员支付薪水的行为是“非体育的”。

仅仅一年之后,英足总承认,合法雇佣职业球员符合比赛的利益,足球的利益,只是需要加以合理的限制——当时的球员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能得到来自于所效力的俱乐部所支付的薪水报酬,要么他们出生在那里,要么他们要在离球场六英里半径的范围内居住满两年以上。

从俱乐部的层面来讲,布莱克本是最早成功注册成为职业俱乐部的球队之一,他们在1885-1886赛季,在球员工资这项支出上共计花费了615英镑。詹姆斯-弗雷斯特和约瑟夫-洛芙豪斯是当时的足坛巨富,他们每周都能合法的挣到1英镑。

第二名:英超的成立

“这是一场全新的足球游戏。”天空体育的广告自豪的宣传着这一切的发生,在1992年,英超强行让人们认识到了它,这是一件超越了当时的人们的意识之外的大事件。

忘了埃尔顿-韦尔斯比的“大比赛”吧,这是属于理查德-凯斯和安迪-格雷的时代。

而这一切都始于曾经的英甲俱乐部希望脱离当时的联赛(这一幕听起来感觉熟悉么?),于是他们和天空体育谈成了第一份5个赛季3.04亿镑的版权大单。

如果硬要说和今天你所见到的一幕有什么区别的话,当时英甲主要的中小俱乐部都站在天空体育一端,而阿森纳、曼联、利物浦这些强队其实是支持他们的对手ITV的。

但无论如何,最终英超成立了,参加这项赛事的球队最终会获得代表英格兰出战欧洲战事的机会,这完全取决于他们在积分榜上的位置。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只是名额变得越来越多而已。

与今时今日的官方所强调的那样,升降级制度使得这个项目更加具有竞争力和生命力。

天空体育借此获得了更多的用户,一跃成为巨无霸般的大媒体。参加这项赛事的俱乐部赚到了比从前更多的钱,而且,可以说足球比赛的质量也因此得到了改善,因为大量优秀的外籍球员随着这项赛事的成立和推广而到来了。

第三名:欧冠与欧联

年轻一些的球迷可能并不了解,在欧冠与欧联诞生之前的欧洲赛事体系。

那时候我们有冠军杯,只由各联赛冠军参加,(同样由当时欧洲的大俱乐部们牵头组建,欧足联介入领导后更名为冠军杯),还有优胜者杯,这是由国内杯赛的胜利者们所参与的一项赛事。

在1955年至1971年之间举行的博览会杯也是出于类似的目的而设立的,他们最终成为了欧联的前身。

冠军杯改制成为欧冠联赛,则是1992-1993赛季的事情,是由欧足联牵头设立的,赛事与今时今日的欧冠仍有很大区别,决赛的两支队伍的诞生,是由八强球队在两个小组中决出。

1999年,优胜者杯被取消,国内杯赛冠军队伍被纳入到了欧冠的体系之中。

2009年,联盟杯更名为欧联,扩军增加了小组赛阶段,并且改变了入选球队标准,使得杯赛冠军得以被纳入。

2014-2015赛季开始,那些在欧冠小组赛中获得了第三名的球队被允许再咬一口蛋糕上的樱桃,得以进入欧联。

而在欧超宣布成立后仅仅一天的时间里,欧足联已经官方宣布,2024年欧冠将会再次改制扩军,届时将会有36支球队得到正赛资格,赛制也有所更迭。

第四名:游戏规则的变化

这些年来,足球游戏的规则也在不断的变化之中。

在1992年,回传规则被改写了,初衷是为了阻止浪费时间和不恰当的防守套路。球员们不能再从容的把球回传到己方门将的手中,后者必须得用脚去接球。

在所有的规则改变之中,你可以认为这是最成功的一项。

而越位规则也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改变着。

1990年,越位规则允许前锋与对手的防线平行站位,而在过去他们必须站在那条线后面。

有那么一些年,只要球员身处越位位置,就会被认为是在干扰比赛,他们就会被裁判给揪出来。而现在,新的规则需要增加人为的判断,只要你不触球,你依然可以站在越位位置来迷惑对手的后卫球员。

第五名:全坐席的体育场

从1994-1995赛季开始,全坐席的体育场成为了英超联赛参战俱乐部的必修课,这一切是源于一份在希尔斯堡惨案后关于改善体育场安全的建议报告。

最初的设想是,前两个级别的英国联赛的体育场将全面禁止站席,而第三、第四级别联赛的体育场可以坚持到1999年,再确保站席的全面退出。

不过,在1992年的一场反思之中,两个低级别联赛的站席得以保留,全面坐席的规定只应用于高级别赛事之中。

同样是在这一年,曼联的斯特雷特福德看台和阿森纳的北岸看台,全部被推土机摧毁重建,英国足球告别了一些难能可贵的历史,并迎来了全坐席的新时代。

近年来,不断有人呼吁回复站席的合理合法地位,但都遭到了拒绝。直到最近,这种拒绝之声似乎逐渐微弱,或许人们有望在不久之后看到一些传统的回归。

第六名:博斯曼法案

这是一项足球世界里非常著名的法案,他将某些权利从俱乐部的手中夺出,交还到了球员自己手中。

直到1995年之前,即便球员的合同已经到期结束,足球俱乐部依然可以保留该名球员的注册,并在他们身上赚取转会费。

而这一切的改变要从1990年说起,当时比利时球员博斯曼想要从比利时的列日队转回到法国的敦刻尔克俱乐部,他与俱乐部的合同实际上在那时已经到期了。

但是列日队并不愿意就此放他离队,不但强行留下他,甚至采取了一些颇为极端的惩罚措施,比如将这名中场球员强行减薪70%,并且把他从一线队的名单之中剔除出去。

不甘心的博斯曼向欧洲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限制俱乐部的这一无理行为。

1995年,他终于赢得了这场官司,并且为此后的职业球员们创立下了一个好的规范——所有欧盟球员在与现俱乐部合同期满后,都有权自由转会至其他地方,条件是欧盟内部。

在此后的足球世界里,有大量的职业球员很好的使用了这一法案,最为著名的比如包括麦克马纳曼和索尔-坎贝尔,后者从热刺直接加盟同城死敌阿森纳,几乎引爆了整个英格兰足坛。

第七名:VAR

近年来,视频助理裁判(VAR)是足球世界里最具争议性的新成员,裁判员将利用视频片段回放和耳机进行交流,以重审自己的判罚是否准确合理。

FIFA在2018年世界杯上正式使用了这项技术,核心理念是将人为判罚失误降至最低,从而防止其对结果产生重大影响。

VAR主要被应用于进球或没有进球的确认,以及裁判对于犯规的吹罚是否合理准确,应给未给或是不应给而给出了红牌的情况。

这本来是一项具有重大实践意义的改革,但是却遭到了广泛而猛烈的批评,其中甚至有不少来自于上场踢球的球员。

比如利物浦的亨德森和曼城的德布劳内,都曾直言不讳的表示,这对比赛是有害无益的,因为有太多的因素都在干预着足球本身,这会导致做出错误的决定。

尽管公众仍在大声疾呼取缔,但据英超管理层理查德-马斯特斯确认,VAR仍将继续存在:“这是为了提高判罚的准确性,而且这种情况已经实际发生了,我们有看到,数据显示,VAR帮助正确判定了94%的比赛关键事件。”

发表评论